淄博新聞網首頁- 讀報- 視頻- 新聞- 時評- 財經- 教育- 科技- 藝術- 房產- 吃喝玩樂- 汽車- 警界- 文學- 圖文- 推薦- 曝光- 專題- 小記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區
天堂的雨 爸媽的淚
2016-09-27 18:16:27 作者: 鄧興科
字號:   打印

    清純、秀逸、寧靜、幽雅,這是我在新西蘭的日子里,對新西蘭一種悠然的感知。然而,今年臨近八月前后,她一度似乎有些不同尋常,風不時的刮來,常有狂風驟起,雨不時的降臨,并有暴雨到訪,地震光顧,朦朧的霧,陰沉的天時有往來,不知是巧合或是一種征兆,沒幾天,一個不幸的消息竟從故鄉傳來——爸爸走了,病故了。這令我難以置信,我雖遠在天邊,卻不容多想,在愛人和兒子的協助下,立刻確定了回國機票直飛故鄉。

    故鄉,爸爸的遺體在殯儀館里,靜靜地等我回來,我終于如愿以償地見上了爸爸最后一面,悲情,傷痛,眼淚始終伴隨著我。按照傳統習俗,我們兄妹三人和自己的親人虔誠地為爸爸舉行遺體告別等項活動,參加告別儀式的有爸爸生前好友和所在單位現任領導班子全體成員,已退休的原企業黨政一把手及其員工。告別儀式莊重,肅穆,瞻仰大廳里,香火繚繞,明燈透亮,鮮花簇擁,花圈列排,爸爸平靜地躺在水晶棺中,大廳里前方最上端爸爸含笑的相片凝望著人們,他的“生平介紹”打印成章,在人們手里默默傳遞。

    展仰大廳外,天下著淅淅瀝瀝的雨。莫非這是天堂的雨,是爸爸的淚,這是爸爸思念親人的淚,是他心靈純樸的淚,是去了天堂欣慰的淚,是兒女們悲痛、傷感的淚。

    爸爸去世不到20天的時間,媽媽因病又離開了我們,兩位最親的人沒有了,說走就走了,這突如其來的連續打擊,我們頓感天昏地暗、蒼涼迷茫。悲情和凄涼,傷痛和淚水襲擾著我們,我們又為媽媽舉行了同樣的遺體告別。望著媽媽慈祥、平靜的臉,我仿佛看到了幾天前媽媽躺在醫院的病床上,苦痛、可憐、無奈。醫院床前,她拉著我的手,象有很多話對我說,卻又不說,最后還是慢慢地告訴了我她要說的話、要說的事,我聽著,淚水打在她的手上,落在她身下的床單上。

    也巧,媽媽走的這天和爸爸的那天一樣,天依舊下起了雨,我想,這一定是天堂的雨,是媽媽的淚,是媽媽思念親人的淚,是她心靈純樸的淚,是兒女們悲痛、傷感的淚。

    幾天后,按照選好的日子,在故鄉的玉皇陵公墓,我們為爸爸媽媽進行骨灰安葬。爸爸媽媽的墓地選定在玉皇陵的齊園區,墓背后“齊景公”石碑矗立在不遠的山嶺上,前方十分開闊,清清的湖仰臥遠方,左右是碧綠掩映下的墓區。這一天,一向陰雨連綿的天,格外晴朗,藍天、白云、清風、陽光,老天讓我們的骨灰安葬很順利。

    當地風俗上五七墳,這天,也是個晴朗、明媚的天,山野中空氣十分清澈,青松、綠叢閃爍著青翠,月季、山花放射著艷麗。其實,這是爸爸媽媽在天堂里的一種欣慰和兒女們思念爸爸媽媽的一種真情,讓天地有了感知,由此孕育出的一種奇異風情。

    爸爸1934年出生在西北的一個鄉村,17歲參軍,20歲入黨,從戰士到干部,80年代由軍隊的團級干部轉業到地方企業任職,直至退休。他忠誠黨的事業,在軍隊熱心軍事專業,是軍事院校年輕的優秀教員,曾幾次為國家和軍隊要員及外國元首做過射擊等項軍事表演。60年代,他在首都天安門廣場幾次見到了毛澤東主席。他一貫服從組織安排,從軍隊轉業地方時,別人設法在為自己的去向投親靠友,挑選好單位,他卻任由組織安排去了一家邊遠企業,直到去世前他的月工資還是機關部門同類人員工資的一半。他待人誠懇,艱苦樸素的作風從未改變。他對別人親和寬容,對子女要求嚴格,吃苦的事總要我們跑在前面,當我高中畢業剛滿17歲,他便去區知青辦給我報了名,我領取了知識青年上山下鄉1號證書,去農村安家落戶。他公私分明,公家的東西一分錢便宜不沾,文化大革命中,他在軍隊管理新發行的毛主席紀念章,那時胸前能戴上一枚毛主席紀念章,那可是無比榮耀和自豪的事,我多么盼望能有一枚毛主席紀念章啊,可那一枚枚閃亮的紀念章卻都發到了別人手里,我只能自己花錢買著戴,“因為那是公家的,咱不能動,”這就是他對我的回答。

    媽媽1935年出生,在鄉下因為一個人要帶我們年幼的兄妹三人,所以沒有職業,做了一輩子平凡的家庭婦女。她艱苦、樸實、細致、節儉,用贏弱的雙肩操持著一個家。當年,我們家還未隨軍時,媽媽自己帶著我們兄妹艱苦度日,聽說當生下妹妹第3天,生產隊便通知她下地干活,我們暫時由外婆照看,月子里的體力勞動讓她日后的身體開始虛弱。我記得媽媽很能干,地里打下的糧食曬干后,她經常一個人帶著我推著小車到外地去磨面,往返需要十幾里路,有時磨面的人多,回來晚時我跟在媽媽身后,在渺無人煙的鄉土小路上都是摸黑趕路。過去,西北農村的生活用水全靠深井水,打水要用轆轤一下一下搖,時間長,費力大,還要會用轆轤,一般這是男人的活,可媽媽是自己干。在多雨季節,我印象很深,表哥、表姐知道媽媽一個人的難處,總是分擔媽媽的艱辛,磨面、打水的事她們常來幫著干。

    生活中,我的記憶里,媽媽不舍得亂花一分錢,沒有給自己買過新衣服,幾十年沒去飯店吃過一頓飯,一輩子沒有旅游過一次,平常總是以各種理由拒絕家人這些方面的安排。

    爸爸媽媽的一生是純樸、忠誠的一生,是節儉、本分的一生,是親和、友善的一生。許多記憶的往事歷歷在目。

    爸爸媽媽走了,上了天堂,去享受另一種幸福。

    據說天堂是神仙住的地方,是人間向往的地方,是好人會去的地方,人的靈魂飄向了天堂,在那里將得以安息。

    天堂是美好的,爸爸媽媽就在天堂。

    安息吧,放心吧!爸爸媽媽。愿你們在天堂里相伴永遠。

    祝福你們。

    您對我們的養育之恩永世不忘。

    您永遠活在我們心里。

        責任編輯 于謙
點擊排行
  • 聚焦
  • 時政
  • 國內
  • 國際
淄博文化中心一角 早晨的蓮池公園 秋到齊盛湖公園 攝影愛好者在博山鎮青龍山拍攝紅葉 紅蓮湖的蘆葦
為大隊事故預防工作建言獻策,將群眾無小事落實到一起起矛盾糾紛的有效化解中。他有句至理名言“我是事故傷
公益廣告被稱為“社會文明的旗幟,國家理想的標桿”,它傳遞正能量,引領社會風尚,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
關于本站 | 媒體合作 | 廣告刊登 | 版權聲明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站長統計
魯ICP備 05024485 號 淄博報業傳媒集團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平码二中二精准三中三13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