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新聞網首頁- 讀報- 視頻- 新聞- 時評- 財經- 教育- 科技- 藝術- 房產- 吃喝玩樂- 汽車- 警界- 文學- 圖文- 推薦- 曝光- 專題- 小記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區
子彈從頭頂嗖嗖飛過
2019-11-06 08:35:59 作者:
字號:   打印


  10月8日上午,記者驅車來到沂源縣歷山街道西河北村,走進98歲的抗戰老兵任啟遵的家中。老人挺起略顯傴僂的身板,抬起右手,以一個標準的軍禮表示對客人的歡迎。

  12年的戰火生涯在他的身上留下了許多烙印。從抗日戰爭到解放戰爭時的淮海戰役、渡江戰役,再到抗美援朝,任啟遵參加過大大小小的戰斗已經很難數清。經過戰爭洗禮的軍功章、紀念章整齊地在桌子上,是對那段歷史的見證。

  與鬼子拼刺刀后腦勺留下10厘米傷疤

  說起任啟遵的從軍經歷,還得回到1942年的一個晚上,他像往常一樣早早入睡,突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將他驚醒。當任啟遵睡眼惺忪地打開大門時,幾個大漢不由分說地拿起繩子就往他身上套,還沒等任啟遵反應過來就被捆得結結實實。后來才知道,這是日偽軍拉壯丁,要上戰場的。幸運的是,趁著一陣混亂,任啟遵逃脫了敵人的捆綁,在逃亡中遇見了八路軍,從而走進了革命隊伍,成為了一名八路軍,后來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1942年參軍入伍后,任啟遵跟隨部隊在山東地區參加抗日游擊戰,說起抗日戰爭,老人臉紅了,眼睛里含著淚水。“鬼子真的不是人啊!”任啟遵對罪行累累的日軍恨之入骨。“有一次,我們幾個人看見路邊一棵大樹下放著一個大麻袋,袋子被裝得圓圓滾滾的,以為里面裝的西瓜,不料,打開一看,里面是一顆顆人頭啊。”說到這,任啟遵一度哽咽。

  1943年,在一場與日軍的戰斗中,“與鬼子拼刺刀時,鬼子就把刺刀扎向我的頭,還好我反應快點,撿回了一條命。”任啟遵摘下帽子,指了指當年受傷的部位,記者看到,留在老人后腦勺頭皮上約10厘米的疤痕,至今仍清晰可見。

  繼續戰斗成為第一批中國人民志愿軍

  抗日戰爭結束后,任啟遵積極投身于解放戰爭中,參加過孟良崮戰役、淮海戰役、渡江戰役等,有時一天就打了好幾場仗,“天天都在打仗,大大小小的戰斗記不清嘞。”當解放戰爭結束后,很多人都想回家,但前方傳來了“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消息,任啟遵覺得自己是一名黨員應該起到帶頭作用,就主動申請報名,并做戰友的思想工作,“我跟他們說,不去抗美援朝,戰爭就會打到中國來,那樣我們還是沒有家,還是沒有和平的日子過。”就這樣,他所在班的全體戰士都自愿申請參加抗美援朝,成為第一批中國人民志愿軍。

  “那時候,我們和敵人裝備差距很大。”任啟遵介紹,志愿軍一個軍的重火力甚至都不如美軍一個師,美國陸軍還能得到其空軍和海軍的火力支援。此外,志愿軍在戰場上的作戰條件異常艱苦,不僅缺乏現代化的后勤支援,彈藥和糧食也是非常緊缺。

  在抗美援朝戰爭中,作為排長的任啟遵冒著槍林彈雨出色地完成了一次次任務。“在一次執行任務途中,敵人的一顆子彈從頭頂呼嘯而過,帽子被打飛,頭發也被燒焦了。”他說,自己是幸運的,很多戰友再也沒能見到家人,永遠埋在了異國他鄉。

  1954年,抗美援朝結束后,任啟遵回到了家鄉,重新開始務農生活,但老人骨子里軍人的愛國情懷不曾絲毫減弱。“雖然已經過去60多年了,但我爸現在一看到電視里播放戰爭年代的情景時,情緒就會很激動。”任啟遵的兒子說,看到一些慘烈的戰爭鏡頭時還不禁落淚。
 

  (策劃:梁天生文/圖/視頻晚報記者董振霞劉琳陳菲菲崔曉蕾) 

        責任編輯 劉洋
點擊排行
  • 聚焦
  • 時政
  • 國內
  • 國際
淄博文化中心一角 早晨的蓮池公園 秋到齊盛湖公園 攝影愛好者在博山鎮青龍山拍攝紅葉 紅蓮湖的蘆葦
說起小街巷,人們就會想到北京著名的胡同和安徽桐城的六尺巷,因為歷史和故事,北京胡同和六尺巷天下聞名
公益廣告被稱為“社會文明的旗幟,國家理想的標桿”,它傳遞正能量,引領社會風尚,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
關于本站 | 媒體合作 | 廣告刊登 | 版權聲明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站長統計
魯ICP備 05024485 號 淄博報業傳媒集團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平码二中二精准三中三130期